领导活动 | 部门工作动态 | 集团新闻 | 媒体关注 | 图片新闻 | 视频新闻 | 专题报道 | 一周回顾

岳南:用考古揭开千古历史之谜

p4_b

p5_b

《考古中国》(全套11册)岳南著/商务印书馆2019年9月版/ISBN:9787100176194

■受访人:岳南(作家) 

□采访人:文萱(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岳南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考古文学协会副会长。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研究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与重大考古事件,有《陈寅恪与傅斯年》、《南渡北归》三部曲等作品问世,同时创作出版有《风雪定陵》(合著)等考古文学系列作品十余部,全球销量200余万册。

出生在山东诸城的作家岳南自小就对历史、文物、考古和志怪小说产生了浓厚兴趣,他读了很多相关作品,无意间为以后的创作播下了种子。1990年岳南到北京昌平明代十三陵景区旅游时,一下子就被定陵地下玄宫吸引了。那座深邃幽暗、神秘莫测的地下宫殿,使他产生了创作一部纪实文学作品,再现当年考古人员发现、发掘定陵经过的想法。于是,他辗转找到当年的考古发掘队队长赵其昌先生进行采访,最终与他夫人杨仕共同完成了《考古中国》这个系列的第一部作品《风雪定陵——地下玄宫洞开之谜》的写作,并于1991年得以顺利出版。

从此之后,岳南一发不可收拾。他花费了20年的时间,陆续写作了《旷世绝响——擂鼓墩曾侯乙墓发掘记》《绝代兵圣——银雀山 孙子兵法 破译记》《复活的军团——秦始皇陵兵马俑发现记》《日暮皇陵——清东陵地宫珍宝被盗记》《天赐王国——三星堆与金沙遗址惊世记》《万世法门——法门寺地宫佛骨现世记》(商成勇、岳南合著)《西汉孤魂——长沙马王堆汉墓发掘记》《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寻找祖先——“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失踪记》、《越国之殇——广州南越王墓发掘记》共11本讲述中国近年来重大考古与发现的探秘纪实作品。在书中,岳南将考古学知识和历史史实巧妙地结合起来,夹叙夹议,用大量珍贵的资料、人物访谈和1000余幅图片生动地展示了历史长河中那些让人荡气回肠的故事。2020年8月第17届上海书展期间,商务印书馆将这一系列图书重新修订推出,入选上海书展指导委员会办公室重磅推出的100本推荐书目,受到读者欢迎。在采访中岳南对记者谈起了他的创作体会。

□您在创作“考古中国”这个系列的作品时是否有一种使命感?在采访考古学者与考察考古现场的时候,有什么特别难忘的事情?

■当年《风雪定陵》出版后,引起社会的反响,特别是在发掘中由于时代和技术的局限,把明定陵地宫中发掘出的珍贵文物毁掉了大半,这是极其令人痛心的。由于知道了这些事情,看到了这样一个悲剧,心中就有感触,感触多了,就有一种使命感,思维方式与关注的点开始改变。比如说此前的关注点着重在于发现、发掘过程的描述,也即刻意追求一种故事性的情节来写,当然是故事越传奇、越有悬念越好。但后来就发生变化了,即由情节是否离奇、好看,转移到对出土文物命运的关注上来,即考古发掘过程中,是否有人为的原因造成文物的破坏或损失?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后果或恶果?事实上,《风雪定陵》之后的采访与写作中,我几乎在每部作品中对类似事件都有披露。采访中难忘的事情,就是深切感到考古工作的不容易,没有一种献身学术的精神和道德水准,考古这门工作是干不好的。

□很多读者认为您的这些作品对普及考古学、引导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对考古、文物、历史、中华文化产生研究的兴趣,起到了启蒙作用,您怎么看?

■我确实接到过这类信息,有的高中生就是看了我的这一套书投考了大学的考古系并从事考古文物工作。但是必须说明的是,这些学问、特别是考古学是严肃、寂寞、清苦的事业,书中的传奇人物与故事当然很吸引人,很有趣,但真正要从事考古或相关的学问,就寂寞得多。从事田野考古的学者,整天和黄土、墓坑、遗址打交道,没有多少浪漫,更多的是一个苦活儿。而真正在这门学问中出名的,也很少很少,大多数人都是默默无闻的帮手,有的人干了一辈子考古,大众只知道所发掘的遗址遗物,并不知道艰辛发掘的人,也就是只见物不见人。因此,年轻人要想干考古这一行,必须有吃苦和耐得住寂寞的准备,只有具备了这样的心态和实干精神,才可能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得到一些乐趣,也得到一些事业的成就感。

□随着科技进步和考古新成果的出现,您的这套书是否会作些补充修订,新的版本与早年的版本有哪些不同?

■这套书是目前最全面的一个版本。在出版之前,我认为该补充修订的都尽可能地作了努力,比如秦始皇陵兵马俑坑,几年就要发掘一次,而秦始皇陵园的探索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到现在一直未从停止,重大发现一个接着一个。我在这个版本出版之前,就补充了秦始皇陵园出土的石铠甲、陶质百戏俑、青铜制造的百禽等发掘经过和出土文物。这是一个永远不能停止修订补充的一套科普兼及文学的读物。

□您还会继续写考古纪实文学作品吗?未来有什么写作计划?

■目前我有一部《青铜王朝》正在准备中,是描述安阳殷墟发现、发掘的一部书。安阳殷墟埋藏的甲骨发现已是110年了,自1928年中央研究院史语所进入正式发掘以来,也已过了92年。在这个时期内,经过几代考古学家的努力,出土了大量的文物,其中的故事很多很精彩,必须把它写出来呈现于读者面前。如果还有时间,我想用几年的时间写一写西域二千年来的人与事,这是个大作品,采访和写作都不易,尽量在有生之年完成吧。

责任编辑:戴佳运

分享到: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