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才华的写“乡下人”的人

“纪念周立波诞辰一百一十年座谈会”举行

W020181106680929614761

《周立波文选》周立波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8年9月出版

“为什么我们在硅谷工作的一批人,会被周立波他们年轻时在上海的故事所打动呢?我觉得是因为像。因为我们的心路历程很相似,同样是充满诗情和干劲,同样是不知道前路在哪里,同样是愿意、喜欢、追求,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周立波的孙女周仰之谈道,祖父周立波在她年幼时候讲的那些经历,要等到她在硅谷工作的时候才从她的记忆深处跑出来,让她觉得越来越有意思。10月30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现代文学馆共同举办的“纪念周立波诞辰110年座谈会”在京召开。周立波的家人朋友、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潘凯雄、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以及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出席本次纪念活动。会议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应红主持。

与会专家认为,以周立波为代表的这一代作家上承“五四新文学”,下启“新中国文学”,运用革命现实主义创作方法,以饱满的理想与激情热情拥抱社会主义的宏大理想和精神追求,真实而艺术地记录了那个时代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风貌,从他们的作品中能真切地感受到强烈的时代气息和人们的精神风貌。那个时期的优秀作品共同形成了追求崇高、单纯和诗意的美学特征,包含了许多的理想、崇高和信仰等宝贵的精神遗产。

“我在黑龙江待了13年,其中有5年在农村插队,我对东北的农村语言非常熟悉,我在读《暴风骤雨》的时候感觉到一个湖南人对东北的这些土话、老百姓的语言那样了解,对他们的生活习惯、思想感情知道得那么深刻。”同是湖南人,也曾在东北生活的湖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郑佳明对周立波写出了他熟悉的东北农村既惊又佩。湖南省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王跃文认为,正因为周立波在细腻准确地表达人民情感等方面开掘得很深并取得了丰富成果和成功经验,把东北的农村生活描写得那么地道,把东北乡下的腔调以及不同人物的性格拿捏得那么精微准确,使得《暴风骤雨》在中国农村有极其罕见的影响力。而在《山乡巨变》里,周立波把写“乡下人”的才华发挥到了极致。

“《山乡巨变》的结构和人物塑造像《水浒传》,语言像《红楼梦》,小说氛围像《繁花》,我是爱不释手的。”湖南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卓今给《山乡巨变》的评价在批评界是少见的。她认为,批评者如果抛去对政治叙事、革命文学的偏见,周立波作品的价值会越来越显现出来。与十七年文学的其他作者相比,周立波想象的成分少,而是通过实在的语言、精彩的对白、文字的功底来塑造小说。

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孟繁华认为,虽然周立波被设定了难以超越的时代规律和局限,但他在赵树理和柳青之间找到了另一条道路,即在努力反映农村新时代生活和精神面貌发生重要转变的同时,也注重对地域风俗风情、山光水色的描绘,注重对日常生活画卷的着意状写,注重对现实生活人物真实的刻画。

周立波以农村题材小说的卓越成就而享誉文坛,但他却有着扎实的英文功底和良好的中外文学修养。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期间周立波就翻译了大量外国文学及理论作品,赴延安后在鲁艺担任编译处处长和文学系教员,为学员讲授高尔基、托尔斯泰、歌德、巴尔扎克、莫泊桑和梅里美等世界作家的创作。卓今认为,周立波吸收了很多西方小说的写法,西方小说美学的那种典雅、优美、庄严都被放在了《山乡巨变》和《暴风骤雨》中。

潘凯雄在发言中说:“今天我们纪念这样一位优秀的作家,可以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中国现当代百年历史的沧桑变化,感受到在大时代背景下,无数像周立波这样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知识分子感应时代的召唤,投身时代洪流,将个人情怀融入家国命运,他们的身上带着深刻的时代烙印。纪念他们,是为了重温历史、不忘历史,从而在历史语境中科学地、理性地、辩证地看待这一代作家及他们的作品。”

据臧永清介绍,为了纪念周立波110周年诞辰,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暴风骤雨》《山乡巨变》的单行本,还将《暴风骤雨》纳入了“教育部统编《语文》推荐阅读丛书”中,以提升这部经典在中小学生中的普及度。

人物链接

周立波早年在上海劳动大学求学,1928年开始写作,1934年参加“左联”,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到延安,任教于鲁迅文学艺术学院,1942年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1949年被选为全国文联和全国文协委员;1955年至1965年,先后创作了长篇小说《山乡巨变》和《山那面人家》等二十余篇乡土短篇小说,开创了乡土文学的新主题和新风格,与同时期著名的乡土文学作家赵树理共享“南周北赵”之美誉。

责任编辑:cy

分享到: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