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活动 | 部门工作动态 | 集团新闻 | 媒体关注 | 图片新闻 | 视频新闻 | 专题报道 | 一周回顾

专访|《其实你不懂进化论》作者史钧:我们对进化论充满误解

著名生物学家杜布赞斯基曾说过:如果不按照进化思想思考问题,生物学的一切将无法理解。有人把进化论称为是最伟大的科学理论,是科学中的科学。西方科学精神的培养,很大部分得益于进化论的传播。不过时至今日,人们对进化论的认知依然存在有不少误区;即使是略微了解进化论的读者,对这门学科的认知也还停留在经典进化论阶段。事实上,进化论早已突破了人们固有的认知,超出了生物学领域,开始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脉络。

近日,一本关于进化论的扫盲书《其实你不懂进化论》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该书是生物学博士、科普作家史钧写作10年后全新修订的作品,讲述了关于生物进化论百年论辩的历史,探寻生命进化的真相。作者以独特的视角,生动展现了科学界、哲学界的巨人们围绕进化论的起源和发展争论不休的场景:进化论与神创论的对决、拉马克主义与达尔文主义的角逐、达尔文主义的内讧、社会达尔文主义引发的争议……每一次论战就是一次思想的碰撞,从而一步步揭开进化论的神秘面纱。

“可以这么说,达尔文之前的世界,和达尔文之后的世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只有在达尔文提出了自然选择的进化论之后,科学的光芒才真正照亮了整个世界,”史钧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时表示,“欧美社会衡量一个人的科学素养主要看两方面:是不是懂一些量子力学、是不是懂一些进化论。我们现在就生活在进化论的光芒之下,如果我们居然对这个伟大的理论缺少基本的了解,那实在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我想这本书就可以起到让读者懂一些进化论的作用。”

《其实你不懂进化论》颠覆了大众对生命进化的认知,比如不少人以为“人是猴子变的”是达尔文说的,事实上达尔文从未如此说过。“很多人对进化论都有着深刻的误解,要么是根本不了解进化论,要么是彻底搞错了进化论的含义。”史钧希望通过探寻生命进化的真相,用进化论的思想为读者打开认识世界的一扇窗。

161

《其实你不懂进化论》

澎湃新闻:新版书籍里增加了哪些对进化论未来的讨论?

史钧:我在修订时增加了许多内容,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文章最后对于进化论的未来的讨论。那事实上表明了我对进化论发展方向的一种看法,尽管不太成熟,但已出现了许多线索。特别是广义进化论,早已突破了人们固有的认知,超出了生物学领域,开始走向新的高峰,广泛应用于几乎所有学科,从自然科学到人文科学、从分子生物学到社会行为学、从现实生命到虚拟生命,甚至宇宙层面,都展示了独特的科学价值,形成了宏大的进化论科学体系。进化论因此而被称为“放之于四海皆准的进化论”。

以进化论在解释宇宙的起源为例,已经取得了令人吃惊的成果。达尔文曾经说过:只考虑生命起源没有意义,我们还应该考虑宇宙的起源。只有理解宇宙的起源,才可能从根本上彻底排除神创论的干扰。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进化论就永远无法成为完美的科学观。不过这个问题对于达尔文而言过于超前,好在现在已经可以尝试回答这个问题。

许多人都知道宇宙大爆炸理论,那为什么恰好会有这么一次理想的大爆炸呢?并且就此产生了理想的物理规律、出现了稳定的时空与物质、足以构建复杂的生命。这就相当于你去抽奖,奖池里只有一张彩票,而这张彩票正是头奖。如果没有神明的眷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多重宇宙理论给出了一种解释。这个理论认为,无数的时空泡沫可以形成无数的黑洞,当物质从黑洞这一侧进去,就会从另一侧炸出一个宇宙,每个宇宙之间都存在时空隧道,彼此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宇宙海洋。我们的宇宙,只是宇宙海洋中的一个水滴而已。

因为宇宙是如此众多,以至于无法计数,所以必然可以通过随机作用而产生一个正确的宇宙,在大爆炸时形成了正确的粒子,进而形成一个可以理解的宇宙,我们恰好处于这样一个可以理解的宇宙之中。

无论你能否理解,多重宇宙都要比单一宇宙更容易理解,因为它提供了更多的彩票,所以会产生更多的机会。同时多重宇宙还坚持了唯物主义,如果你彩票中奖,无论中奖金额多高,都与你的运气、人品或者长相无关,事实上中奖与被汽车撞死一样,都只是概率事件而已,并不需要神灵的关照。

在如此众多的宇宙中,必然有些宇宙更容易生成黑洞,因此产生更多的后代宇宙,这些宇宙就像细菌一样繁殖,不断发生遗传与变异,每个宇宙都会出现与母宇宙相似但不同的物理规律,总有一些物理规律符合构成物质与生命的要求,并且呈现典型的自然选择效应——后代较多的宇宙会胜出,其他宇宙将被淘汰。

这就是宇宙起源层面的自然选择观,目前已得到了许多物理学家的认可。这些全新的进化论观点听起来近乎神话,但只要仔细考察就会发现,其中没有任何一个环节违背现有的物理规律,没有任何一个环节需要超自然力量的干预,这才是自然选择的伟大之处,它终将让我们理解一切需要理解的现象。

澎湃新闻:大众对进化论比较常见的误解你认为有哪些?

史钧:有人说过,错误的观点有时比科学的观点更容易流传,因为错误的观点只注重表面现象,再加一些简单的似是而非的甚至是错误的逻辑,就可以被许多人所接受,而很少人有去追问背后的真相。比如“人是猴子变的”,就是一个典型的错误观点。从来没有哪个进化论学者说过这样的话,但却有很多人相信是达尔文说过的。而达尔文真正宣传的自然选择的进化理论,却很少有人接受。这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类似的误解还有很多,比如拉马克的用进废退,仍然有很多人相信,就是因为用进废退的说法很容易理解,而且似乎符合一些生物现象,比如一些沙漠暗河里的鱼会失去眼睛、或者长颈鹿的脖子会越伸越长,等等。事实上,就连达尔文有时也分不清用进废退到底是对是错。其实用进废退都是一些表象,其背后的深刻原因,仍然是基因发生改变,然后接受自然选择的结果。长颈鹿的脖子不是长颈鹿想伸长就伸长的,而是因为有些鹿的基因发生了变异,导致部分鹿的脖子变长,然后占据了一定的优势,于是在竞争中胜出,这种长脖子的性状才得以保存下来,其他脖子不是太长的个体,则在竞争中被淘汰了。这就是自然选择的本质含义。

还有一个常见的误解和道金斯的一本科普著作有关,那就是《自私的基因》。许多关注进化论的人,都因为这本书,而相信生物都是自私的,他们因此而觉得自己洞察了生物甚至是人类的本性,那其实是一种流传极广的误解,道金斯本人曾经专门就这个问题作过说明。自私只是一种比喻手法,其实生物还有明显的合作行为,生命是自私与合作的综合体。偏向于任何一方面,都不足以理解生命的本质特征。

澎湃新闻:一种观点认为,人类的进化基本停顿。但另一种观点认为,人类在加速进化。你倾向于哪种观点?

史钧:之所以出现这两种观点,是因为对进化有着不同的定义。如果认为人类要长出一对翅膀来才算是进化,那么很长时间内人类都不可能出现如此巨大的变化。但事实上进化的定义很微妙,比如高中生物课本里就说:进化是基因频率在种群中的改变。也就是某种基因数量增减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常常是隐蔽的,很难察觉,但进化一直在进行。根据我个人的看法,人类其实是在加速进化的,特别是现代医药技术出现以来,对许多疾病都有了治疗能力,某些原本无法存活的患者,都可以生活得很好,他们身上携带的基因,也在群体中出现不同程度的扩散,那就是进化的表现。

人类进化的例子很多,比如我们对乳糖耐受能力的变化,就直接和基因有关。农业社会对酒精代谢能力的变化也是如此。随着剖腹产的推广,婴儿的脑袋也在越来越大。这都是可以统计的变化。还有一些变化很难察觉,比如最近澳大利亚学者发现,在有些人的手臂中多出了一条动脉,而且比例呈迅速上升的趋势,那就是进化的表现。

澎湃新闻:现在学界关于进化论主要有哪些争议性疑点?进化论在严谨的学术意义上还有哪些缺陷?              

史钧:争议还有许多,比如为什么会出现雌雄两性?自然选择主要发生在哪个层面?是群体层面?还是个体层面?还是基因层面?等等。不同的学者会抱有不同的观点,因此常常出现争议。这很正常。正是由于争议的出现,进化论才能不断完善。但并不能因为有争议,就说进化论还有缺陷。一个科学理论,如果有哪怕一点点缺陷,都不会成立。所谓进化论有缺陷的说法,其实是一种误解。有些生物进化现象确实没有得到很好的解释。但那只是暂时没有解决的难题,而不是什么缺陷。就像数学领域有许多猜想没有被解决,但不能据此就说数学有缺陷。

澎湃新闻:生命进化的规律到底是什么样的,关于这个问题,进化论是如何解释的?

史钧:经典的进化论表述就是自然选择、适者生存。这是一个很好的概括,流传程度也比较广。事实上这几个字里大有玄机。我在书里也强调了其中的微妙之处。

还有一个更加具体的表述则是:随机突变,定向选择。也就是生物进化是随机的,因为基因变异是随机的。随机的变化会产生各种可能,但只有很少几种可能会保存下来,那就是符合自然选择需要的可能,也就是具有了适应性。只有适应自然选择需要的性状才能保存下来,这就是定向选择。所以随机突变、定向选择,是理解生命进化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或者说,这八个字可以很好的体现生命进化的规律。

当然,生命进化的规律还有很多,比如雄性竞争、社会性合作等等。但那都是具体的作用机制。而随机突变、定向选择,则是对进化的一种宏观解读。

澎湃新闻:我们熟知的代表进化论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句话,有歧义吗?

史钧:这是中国人翻译进化论时,用自己的语言表达的一种清晰的说法,其实就是自然选择、适者生存。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说法简洁而深刻,基本表达了进化论的核心思想,但有些内容,确实容易引起误解。特别是适者生存这几个字,听起来像是同义反复,等于在说“可以生存的生存”,仔细琢磨一下就会发现,那就是一句废话,就像是在说“我爸爸是我父亲”一样,不含任何实际内容。但这四个字其实是从英语直接转译过来的,并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出在英语本身。

有很多人都发现了这个漏洞,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科学哲学大师波普尔,他几乎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漏洞,他明确表态说:这种逻辑上同义反复的理论是无法检验的,因为适者才能生存,而生存的当然都是适者,我们找不出任何相反的例证,所以这个理论无法证伪。而科学理论必须能够证伪,也就是从理论上可以被证明是错误的,无法证伪的理论不是科学,或者是伪科学。

这个说法广为人知,也是反对进化论的人非常喜欢的说辞。其实波普尔的这个批评已经得到了进化论学者的强力回应。进化论大师的迈尔就专门作出过解释,他指出:“适者生存”确实是一个容易引起误解的词,达尔文本人最初只是为了便于大众理解,才用了这个词。但是迈尔指出,同义反复并不是达尔文的本意,《物种起源》中的原始提法是:那些比其他生物有某些优势的生物,虽然是略微的优势,都会有最佳的生存机会,并能繁殖后代。这一复杂的表达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形式上都不存在同义反复的问题,而是一个典型的清晰的论断,并且是可以检验的论断。波普尔的批评是不正确的,因为他没有了解达尔文主义的真正内涵。

后来波普尔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且作了正式道歉。所以这些误解基本上可以说被消除了。

澎湃新闻:进化论一直被视作生物学中的重要理论,然而从被提出起就饱受质疑。为什么有很多西方人至今都拒绝接受进化论?

史钧: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对进化论的质疑基本都不是科学的质疑,而主要是来自科学领域之外的质疑。这和西方的宗教信仰有关,他们对上帝的信仰与进化论是不兼容的。因为他们相信上帝创造了一切,但进化论却指出,所有生物都可以通过自然选择这种简洁的方式而被创造出来,根本不需要上帝的介入。所以进化论的提出对上帝信仰是一个沉重打击。而人类的思维习惯决定了,人们很难否定自己的信仰,因此,对进化论抱有抵触态度也就不足为奇了。但受过严格科学训练的人,对进化论基本是深信不疑的。

澎湃新闻:我国公众对进化论的认知并不迫切?

史钧:中国人受宗教信仰的影响较弱,我们早就有着纯朴的自然观,比如“腐草化萤”,其实就是相信生命可以由无生命物质演变而来。而且我们也有“沧海桑田”的说法,事实上就是认可了自然界存在巨大变化的可能性。这种变化的自然观和进化论思想基本一致。而神创论则抵制变化,相信一切都出自万能的上帝之手。既然一切由上帝创造,怎么可能会变来变去呢?由于我们没有这种思维障碍,反倒能对进化论坦然接受。也正因为坦然接受,所以对进化论的深入研究反而没有那么迫切,似乎大家都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这种状况其实需要改变,因为进化论是一门复杂而深刻的学科。许多人只是了解了一点点,却很容易相信自己已经全部掌握了进化论的精髓。

澎湃新闻:有人认为,大部分批判进化论的人其实是不懂进化论的人,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史钧:基本上可以这么说,无知者无畏,在这里依然适用。进化论看起来很容易懂,其实是一个复杂的知识体系,本身很难懂,特别是一些微妙的内容,比如涉及数量遗传学等方面的内容,没有较深的数学基础,根本就摸不着头脑,稍不留神就会滑向错误的方向。连达尔文自己都会出现许多错误,更不要说那些对进化论不太了解的人了,他们往往只会根据自己的理解来看待进化论,而且也很少会有人指出他们的错误,导致他们会深信自己的判断,形成更加坚定的错误观念。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也是对科普作者的巨大挑战。

责任编辑:陈晓

分享到: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