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活动 | 部门工作动态 | 集团新闻 | 媒体关注 | 图片新闻 | 视频新闻 | 专题报道 | 一周回顾

刘伯根:创建世界一流出版企业

微信图片_20200824083708

8月23日下午,《远集坊——创新与发展系列讲座》第八期活动在京举办。本期讲座,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党组副书记,中国版权协会副理事长刘伯根以“创建世界一流出版企业”为题发表演讲。他从六个维度讲述了我国出版行业“走出去”的历史变革和发展趋势,阐述了我国创建世界一流出版企业的意义和前景。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版权协会理事长阎晓宏等出席,中国版权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孙悦主持了本期活动。

微信图片_20200824083653

刘伯根首先讲述了为什么要创建世界一流的出版企业,他说,我国出版业的发展有两条重要的路径,一个是体制改革,另一个是“走出去”。这两条路径的汇合之处,是创建世界一流出版企业。相对实业企业,我国文化企业“走出去”开展相对较晚,但现在无论是文化体制改革还是产业政策,在“走出去”方面都有积极的进展。我们国家经济目前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要想真正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成为世界强国,需要有一批世界一流的企业,同样,想要成为文化强国,一批世界一流的文化企业也是必不可少的。创建世界一流出版企业,是建设文化强国乃至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标配工程。

刘伯根认为,世界一流企业主要有四个特征,一是主业突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二是公司治理良好,拥有国际知名的产品和企业品牌;三是跨国经营能力强,规模在国际同行业领先;四是有全球影响力,综合指标世界领先。我国的出版企业如何真正实现“走出去”,达到世界一流的标准,刘伯根从六个维度谈了他的看法。

第一个维度是出版物的进出口贸易,刘伯根介绍道,我国政府鼓励出版物出口和创办出口企业,目前有资质的出版物进出口企业有39家。经过多年的发展,出版物进出口规模有很大提高,但是逆差仍然较大,2018年,全国各类出版物出口/进口比例,数量比是1:2.4,金额比是1:7.3。我国仍然是出版物输入国、文化输入国,这与我国的大国地位极不相称。刘伯根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出版物进出口的统计数字做了解读,改革开放前,我国的出版物出口完全由国家驱动,商贸特点不突出;对外开放而未加入世贸组织前,出版物“引进来”主要依靠旺盛的需求驱动;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的20年间,在进口保持需求驱动的同时,出口主要是“走出去”战略下的政府驱动,其中数字出版物在这期间保持了快速的增长。改革开放的四十年间,版权贸易和数字产品的快速发展,一定程度上也对冲了进出口贸易。

第二个维度是版权贸易,刘伯根给出了一组数据,2004年,全国版权贸易13108项,输出/引进比例是1:8.6。2018年,全国版权贸易29607项,输出/引进比例是1:1.3。15年间,输出版权增加到原来的9.38倍,版权贸易总量增加到原来的2.26倍,规模增加很大;逆差减少很多,进出口规模几乎持平。我国由建国初期的影印出版国外图书,到1990年颁布《著作权法》、1992年加入《伯尔尼公约》《世界版权公约》后,国际版权贸易取得快速发展,近年来,版权贸易总量近3万种,引进输出比1.5:1。刘伯根指出,文化创造力越强,越需要版权保护,经济文化相对落后,需要引进版权;相对发达,才可能输出版权。近些年来,我国对外版权贸易中多语种版权、高额版税的图书版权持续输出,版权贸易逆差逐年缩小,与文化“走出去”战略的强力推动分不开,也与出版企业的国际化意识与经营能力的提高分不开。

第三个维度是国际书展、论坛等国际出版交流。我国成规模的国际出版交流始于20世纪90年代后期。从1996年仅有50平米的国家展台,到2009年中国以主宾国身份参加法兰克福书展,272家中国出版机构参展,国家展台面积1200多米平米,输出中国图书版权2417项,刘伯根通过他13年间经历的3次法兰克福书展的巨大变化为例,讲述了我国出版国际交流的发展势头。现在我国常年参加的国际重要书展有30多个,截止2019年底,中国在22个国家举办过主宾国活动,国际出版交流已经常态化、规模化。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也已成为世界第二大国际书展。国际书展作为国际文化交流舞台和版权交易平台,不仅仅承担贸易的功能,也是当地观众了解其他国家文化的场合,更是国际出版市场的风向标和文化波动的晴雨表。积极参与和举办国际书展等交流活动,能有效扩大中国语言、中国文化的世界影响,是走出去的重要平台和国际化的重要舞台。

第四个维度是国际合作出版,刘伯根介绍说,不同于针对已成型出版物的产品贸易和版权贸易,国际合作出版的主角是出版社和作者,是出版社推动“走出去”和国际化的主动作为。他通过一系列具体的案例介绍了国际组稿、国际合编、国际互译、委托编写、国际编辑部等国际合作出版的主要形式。国际合作出版既可以高质量的“引进来”国际优秀文化内容,也推动了中国优秀文化内容向全世界传播。

第五个维度是跨国经营——海外出版机构的设立与并购,据不完全统计,到2018年底,我国出版企业海外分支机构达到400多家,海外代表处、办事处的发展,侧重满足进出口这样的国际业务的需要;海外书店的发展,更多体现了出版产品走出去的意志;海外出版社的发展,反映立足海外,培育、开拓当地市场的国际化经营信念;而海外并购,则是跨国经营的直接体现,刘伯根介绍道。

第六个维度是国际出版物网上交易平台、翻译平台,刘伯根说,之前五个维度主要基于传统的出版产品和出版机构,在出版数字化时代,情况有了很大变化,国际出版物的网上交易、翻译、服务渐成气候,成为出版国际化的重要形式,甚至有可能成为主要形式。他通过“易阅通”数字资源交易与服务平台和“中译语通”图书出版领域机器翻译服务平台两个具体的案例,介绍了我国目前出版行业国际化数字化平台的建设情况。在“中译语通”平台上,一本五十万字的外文原版图书,可以在3分钟内完成纯机器翻译,加上人工快速排版校对、按需印刷,总共不超过3个小时,即可成书。

中国出版“走出去”的路子虽然还很长,但已经走得很远;出版企业距离世界一流企业虽然还有差距,但差距正在缩小;国际化经营已经成为共识,跨国经营已经在少数企业有所实践和收获;局部而言,易阅通、中译语通这些基于数字化新技术的平台已经是世界一流甚至世界领先水准;总体而言,创建世界一流企业的基础正在逐步形成,刘伯根总结道。

微信图片_20200824083712

超过65万人通过腾讯、爱奇艺、快手、抖音、咪咕、火山、网易、搜狐等新媒体平台,观看了本期活动的同步直播。

责任编辑:袁思源

分享到: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